第一金融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上市企業 > 正文內容

金螳螂家裝業務問題頻出多項目存安全隱患 營收及采購等財務數據勾稽異常

2015年以來,以公裝業務起家的金螳螂加大了對家裝電商業務板塊的發展力度,“金螳螂家”公司體系也逐年完善。然而,在家裝業務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金螳螂不少家裝項目都被曝出工程及服務質量存在問題。此外,其營收及采購數據的勾稽異常,也使其財務數據的真實性令人生疑。

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實現營業收入137.96億元,同比增長26.51%;凈利潤11.08億元,同比增長12.05%。其中裝飾業務收入102.63億元,同比增長25.78%;互聯網家裝業務收入為17.20億元,同比增長35.02%,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12.47%。

然而,看似穩健增長的財務數據背后,卻存在不少“暗雷”,金螳螂在北京、銀川、臺州等多地的家裝業務均存在工程質量、虛假宣傳、霸王條款等方面的投訴;金螳螂的公裝項目也因違規施工和外包而收到多張罰單。此外,公司近年來的營業收入及采購現金等數據存在較大的勾稽異常,相關數據的真實性存疑。

家裝業務問題頻出多項目存安全隱患

近年來,公裝業務起家的蘇州金螳螂建筑裝飾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金螳螂”)加快了布局家裝業務的步伐,自2015年設立金螳螂家裝電子商務(蘇州)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金螳螂家裝”)后,至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家”系列子公司數量已達144家。

金螳螂家裝近年來的業績增長情況也十分亮眼,2016年至2018年金螳螂互聯網家裝業務收入分別為5.99億元、19.17億元、34.32億元,三年增長了28.3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78.94%。隨著互聯網家裝業務和設計業務收入的占比增加,公司整體毛利率也呈上升趨勢,2018年底整體毛利率19.51%,為歷史最高點。

然而,就在金螳螂家裝初具規模且業績貢獻穩步增長的同時,其家裝業務存在的諸多問題也漸漸浮出水面。金螳螂家裝濰坊分公司的一位消費者向《紅周刊》記者表示,其于2018年8月份與金螳螂家裝簽訂了家裝服務合同,合同金額約為153萬元。“合同履行過程中由于工程質量存在諸多問題被我們叫停了,金螳螂今年4月份給出了技術整改方案,但是由于雙方對賠償金額沒有達成共識,因此整改方案一直沒有執行,如今已經停工半年左右。”

記者從名仕宜居驗房公司出具的上述房屋的驗房報告中了解到,該項目建筑面積約303.96平方米,全屋存在多處裝修不合規的問題。比如,樓梯間、客廳、車庫等處垂直度不符合《建筑裝飾裝修工程質量驗收規范》GB50210-2001;全屋門窗有21處不符合《建筑裝飾裝修工程質量驗收規范》(GB 50210-2014)及《住宅設計規范》(GB 50096-2011);水電暖安裝有10處不符合《建筑電氣工程施工質量驗收規范》(GB 50303-2011)、《建筑給水排水及采暖工程施工質量驗收規范》(GB 50242-2002)及《國家標準圖集02D501》;全屋有36處墻體和地面的空鼓及裂縫問題不符合《建筑裝飾裝修質量驗收規范》(GB 50210-2011)。

電源線直接買入墻內(死線),嚴重違反電路敷設施工規范受訪者供圖

另據房屋查驗咨詢師王清華介紹,由于金螳螂家裝在上述項目裝修過程中對業主房屋的未封閉走廊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改裝,用鋸末密度板充當外墻面繼而刷涂外墻涂料,導致雨后外墻直接起鼓開裂。此外,由于金螳螂家裝在安裝雙層鋼化安全玻璃時安裝不規范,還導致業主二樓陽光房內側玻璃炸裂,相關改裝及施工行為存在安全隱患。

客廳窗口封堵位置及窗口內測滲水受訪者供圖

業主提供的金螳螂家裝于2019年4月份提交的一份技術方案顯示,該項目房屋門窗、墻面、壁櫥等多處將拆除重做,地面、木飾面基層等瑕疵也需重新處理,待整改項目幾乎遍布全屋。雖然金螳螂家裝在方案中表示上述施工技術方案在業主確認后,公司將在當天內提交給業主新的施工計劃表,但業主表示其一直未收到施工計劃表。

《紅周刊》記者注意到,金螳螂在上述項目中存在的問題并非個例,新浪黑貓投訴平臺信息顯示,金螳螂在北京、銀川、臺州等多地的家裝業務均存在工程質量、虛假宣傳、霸王條款等方面的投訴,僅2019年的投訴就有12條。截至2019年9月30日,相關投訴中有五項顯示“已完成”;有八項顯示“已回復”或“處理中”。

值得一提的是,金螳螂近期的公裝業務也頻出違規問題。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官網信息顯示,蘇州金螳螂建筑裝飾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施工的位于大興區的北京新機場旅客航站樓及綜合換乘中心(核心區)工程未嚴格按照建筑業安全作業規程或者標準進行施工,造成事故隱患而被行政處罰;蘇州金螳螂幕墻有限公司(金螳螂并表全資子公司)由于在承包北京市石景山區首鋼西十冬奧廣場項目N3-3轉運站及主控室幕墻工程時違法分包而被行政處罰。

金螳螂因違規施工造成事故隱患被處罰圖片來源: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官網

金螳螂2019年第一季度及二季度經營情況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新簽訂單金額合計224.7億元,同比增長25.35%。其中,公裝新簽訂單127.44億元,同比增長23.68%;住宅新簽訂單83.57億元,同比增長27.2%;設計新簽訂單13.69億元,同比增長30.13%;累計已簽約未完工訂單金額621.67億元。不過,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投訴與項目違規或將成為金螳螂的簽約金額結轉為營業收入的一大麻煩,由于工程質量問題產生的賠款糾紛也將進一步拖累其業績表現。對此,記者聯系金螳螂方面核實上述問題,不過截至發稿前公司并未回復。

營收數據存疑

在裝修工程存在諸多問題之余,記者核算金螳螂2019年上半年財務數據發現,其營業收入與現金流量及相關經營性債權之間存在較大的勾稽差異,公司營收數據真實性存疑。

據金螳螂2019年半年度報告,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37.96億元(附表),其中建筑裝飾業收入為133.63億元,制造業收入為3.7億元,其他業務收入為0.63億元。由于金螳螂未分季度公布其營收構成情況,故根據其前兩個季度的營收比例大體估算,其一季度實現建筑裝飾收入56.66億元,制造業收入1.62億元,其他業務收入0.28億元;二季度實現建筑裝飾收入74.97億元,制造業收入2.08億元,其他業務收入0.35億元。

整體核算后,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含稅營收大約為148.99億元。

根據財務勾稽關系,上述含稅營業收入在財務報表中將體現為同等規模的現金流量流入和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等經營性債權的增減。

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合并現金流量表中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132.8億元。由于當期預收賬款不屬于當期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入,故需要剔除掉這部分金額的影響。2019年上半年公司預收賬款較上期增加了1.69億元,扣除掉該部分后,與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為131.11億元,與含稅營業收入148.99億元相較差值約為17.88億元。也就意味著金螳螂在2019年上半年有17.88億元的收入因未收到現金而需體現為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金螳螂資產負債表顯示,其2019年上半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金額為239.57億元,2018年末相同項目金額為224.98億元,相較增加了14.59億元。其中還需剔除計提壞賬準備的影響,2019年上半年較2018年末壞賬計提增加額為5167.9萬元,扣除掉該部分影響后2019年上半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實際上較上期增加了14.07億元。相比之下,經營性債權實際增加14.07億元,小于理論應增加額17.88億元,差異金額約達3.81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出現上述差異的原因可能是金螳螂將應收票據背書、貼現所致?!都t周刊》記者梳理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背書發現,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螳螂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金額共計約11.38億元。但即使考慮了11.38億元票據背書的影響,數據偏差仍較為明顯,這顯然是令人費解的。

記者進一步核算發現,金螳螂2018年的營收數據同樣存在較大異常。據金螳螂2018年業績報告,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0.89億元,其中建筑裝飾業收入為243.94億元,制造業收入為6.19億元,其他業務收入為0.75億元。由于自2018年5月1日起,制造業等行業增值稅稅率從17%降至16%,建筑裝飾業增值稅率從11%降至10%,故按月平均數據核算,金螳螂2018年的含稅營收大約為277.22億元。

金螳螂2018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229.97億元,剔除掉當期預收賬款的影響后,與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入約為228.24億元,與含稅營業收入相較差值約為48.98億元。理論上金螳螂2018年應該有48.98億元的收入因未收到現金而需體現為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然而,據金螳螂資產負債表信息,剔除掉金螳螂2018年的壞賬計提增加額1920.19萬元后,其當期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實際上較上期增加了33.50億元。相比之下,經營性債權實際增加33.50億元,與理論應增加額48.98億元相差15.48億元。

《紅周刊》記者注意到,金螳螂2018年末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金額合計為5.49億元。顯然,即使考慮了票據背書的影響,金螳螂當年營收數據仍存在較大偏差,這或許需要公司給出合理的解釋。

采購與現金數據不合理

除了營收方面數據有較大異常外,金螳螂在采購方面的數據同樣存在疑點。

公司財報數據顯示,金螳螂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的金額為4.93億元(附表),占采購總額的比重為2.60%,由此推算其當年采購總額為189.62億元??紤]到當年5月份增值稅稅率由17%下調到16%,按月平均計算稅率,則其含稅采購金額約為220.59億元。

在金螳螂2018年的合并現金流量表中,其當期“購買商品、提供勞務支付的現金”金額約為169.23億元,剔除預付賬款增加額8420.78萬元的影響,則當期與采購相關的現金流量金額為168.39億元。

將含稅采購與現金支出相勾稽,則金螳螂2018年的含稅采購額比現金支出額高出約52.2億元,理論上來說,當年的應付款項應該較期初增加52.2億元才合理。但事實上,金螳螂2018年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僅較上年增加了27.77億元,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金額并不相符,其2018年應付款項相較理論金額減少了24.43億元。

整體來看,金螳螂2018年的含稅采購總額與現金流出、應付款項之間存在24.43億元的數據差異,聯系上文中提到的營收方面存在的15.48億元的數據差異,可能是由于公司使用票據背書轉讓來支付采購款所致,如把營業收入、采購中存在的數據差異做比較,兩組數據之間仍相差8.95億元。這意味著,若用票據背書來解釋財務數據關系勾稽不合理似乎仍顯不足,仍需要公司給出更為合理的解釋。


打牌赢钱软件 浙江12选5任五遗漏 幸运农场走势图 福建体育11选5 上海时时乐和尾走势图 11选5下期算法 吉林快三号码表 pk10看走势图教程 江苏苏州快三开奖结果 今日热门股票 贵州十一选五直选遗漏